• <progress id="2j444"><big id="2j444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rp id="2j444"></rp>
  • <tbody id="2j444"><pre id="2j444"></pre></tbody>

    <span id="2j444"><pre id="2j444"></pre></span>

    <th id="2j444"></th>

    <rp id="2j444"><object id="2j444"></object></rp>

    <dd id="2j444"></dd>
  • 黃石久豐智能機電有限公司
    熱門搜索: 高壓柜、低壓柜、抽屜式開關柜、控制柜、箱變
    產品介紹
    地址:黃石市磁湖路162號
    郵編:435003
    電話:0714-6356413
    傳真: 0714-6356413
    新聞動態
    為什么德國企業不創新會死

    為什么德國企業不創新會死

    郝倩文  德國 企業 創新

      德國工業史告訴我們兩個道理:第一,沒有自有產權和核心競爭力,僅靠仿制和低價是沒有前途的。第二,不創新真的會死,這是德企血的教訓。創新這件事,要有意識,有環境,還要有制度保障,這些德國一樣不少。

      德國企業不創新會死

      前幾天,我和德國的企業戰略專家,羅蘭貝格戰略咨詢公司的創始人及監事會主席羅蘭-貝格(Roland Berger)說了對中國制造現狀的困擾,貝格給我說了德國的故事:從1870年到20世紀初,“德國制造”低質廉價,當時全球制造業的金字招牌是英國。為了和德國制造劃清界限,英國要求所有商品必須標明出產國。

      之后,德國人花了幾十年的時間“向英國人學習”,從單純拷貝到開始嘗試做產品研發,提升產品質量。20世紀初,“Made in Germany”已經贏得了好口碑。到現在,很多人已經不記得那段歷史了。

      “之后,日本人也走了和德國人基本相似的一條路。從拷貝,便宜貨起家,開始有自己的研發,技術,產品,在上世紀七八十年代反向狙擊了諸多歐美企業。受到日本產品和新興市場的沖擊,德國摩托車,自行車,照相機,和紡織品產業基本死得一干二凈”。羅蘭貝格說。上述這些行業中也有剩下的,基本都是古董,而不是潮貨了。

      那些成功對抗了日本電子產品新科技和東南亞紡織制造業的公司,則越變越強。例如德國的工程化工和汽車制造業。中國制造或許占據了全世界,但很多中國制造的產品,用的是德國的機器設備。

      時過境遷,前英國外交大臣的顧問伍德(Steward Wood)之前在英國《衛報》中寫道,“小聲地說:向德國學習很好。特別是德國社會市場經濟的模式值得英國學習。在我們尋找當前最大挑戰的答案時,德國可以給我們啟示”。

      這就叫風水輪流轉吧。

      貝格先生這段簡短的德國工業史告訴我兩個道理:第一,沒有自有產權和核心競爭力,僅靠仿制和低價是沒有前途的。第二,不創新真的會死,這是德企血的教訓。

      德國中小企業的欣欣向榮,德國聯邦政府對企業創新鼎力支持。創新這件事,要有意識,有環境,還要有制度保障,這些德國一樣不少。

      德國百億歐元砸創新

      在過去100年,德國人的發明很多,從阿斯匹林,隱形眼鏡,汽車安全氣囊,到MP3和SIM卡。很多德國企業至今還在享受著這些老一代發明所帶來的紅利。這種惠及幾代人的專利紅利,正是中國商界很多人最為痛恨的“專利壁壘”。很可惜,這就是現代社會的游戲規則。

      2012年,德國在新技術開發和創新領域的投入達到794億歐元,是GDP的2.98%,目標是3%。歐盟的平均值是1.97%,中國同期這一數字是1.98%。不同的是,創業投資在德國并不盛行,天使投資基金更少見,所以政府與私人企業在創新上的投入占了重頭。

      “提到3%這個數字時,我們的聯邦政府也是十分自豪。因為越來越多的德國企業加大研發的投資,他們也看到這個數字本身在增長。”德國博世公司前主席,現任監事會主席弗朗茨-菲潤巴赫(Franz Fehrenbach)對新浪財經表示。德國博世并不是上市公司,他們100多年來一直不變的策略就是在研發上投資巨大:大概是整體銷售額的10%。

      “德國整體的研發投入大概占GDP的3%。但我的觀點是德國必須要超過3%這個數字。因為德國是一個資源匱乏的國家,唯一的資源是德國人的智慧。要讓德國競爭力只增不減,就要加大對研發的投資。”菲潤巴赫接受新浪財經獨家專訪時表示。

      這個歐盟里GDP最高的經濟體,近五成的GDP是由出口創造的。而在過去5年,即使是歐債危機最為深重的時候,德國私人板塊和公共研發機構的投資增加了15%。

      歐盟每年都針對全球對研發投資進行排名。2014年的統計數字顯示,大眾,三星[微博]和微軟[微博]是全球研發投入最高的三家公司:大眾去年一年在研發上的投入135億美元,超過1000億人民幣,比2013年增長近19%。此外,榜單前十名中有五家是美國公司(英特爾,微軟,谷歌,默克赫,強生),另有兩家歐洲公司(瑞士羅氏和瑞士諾華),以及日本的豐田。

      這些千億級大鱷有很多創新大話題,化工行業在尋找替代石油的新能源,車企尋找替代能源,例如氫動力和電力。德國的環境監管政策催生了一系列可再生能源,二氧化碳排放控制,以及提升能源效率方面的技術創新。針對創新,德國制造業的話題無限多,但涉及到日常生產中,就是對生產流程和已有的產品不間斷的改善。

      “所謂轉型,不是放棄,也不是破壞,其實就是追求高質量,往行業的價值鏈上面走。以此提升競爭力和投資回報。所以我們必須要在技術上不斷研發,研發才能產生生產力。”菲潤巴赫對新浪財經坦言。

      菲潤巴赫認為,“效率”這個概念與創新緊密相連,可以通過兩種途徑獲?。阂粋€途徑是創新新產品,另外一個途徑是改進技術,更新換代現有產品。

      “有些企業是通過創新的產品提升效率和競爭力,另外一些企業是通過實現操作上完美來獲取競爭力。如果以博世為例,我們可以同時生產幾百萬個零件,保證同樣的質量,沒有瑕疵。”菲潤巴赫對新浪財經稱。

      在研發領域,博世的投入是銷售額的約10%。按照菲潤巴赫的估計,競爭者們在研發方面的投資大概是銷售額的3%到6%。

      過千家中小企業的隱藏冠軍

      德國那些超級航母幾乎堅不可摧,可并不是德國戰車實力雄厚的最終原因。在德國,超過99%的公司屬于中小型企業,他們在工業方面高度活躍,如此欣欣向榮,以至于德語中小企業“Mittelstand”都成了一個專有名詞,代表著德國工業的脊梁。

      德裔哈佛戰略專家西蒙(Hermann Simon)2009年曾就祖國的“Mittelstand”寫過一本書,名為“21世紀隱形冠軍”(Hidden Champions of the 21st Century)。所謂“隱形冠軍”,是在某一個細化的工業領域排名全球前三名,或者在自己所在地區為第一名。即使如此,他們的品牌卻不那么為人所知。最近,西蒙又對他的研究數據進行更新,去年的數據統計顯示,在全球2764家中型全球領導企業中,德國占了1307席(47%);這些企業占德國出口額的1/4。對比一下,美國有366席,中國有68席,英國則占67席。

      這樣的一批公司,他們在研發上的投入時一般工業公司的兩倍,甚至更高。即使與一些以專利見長的大企業相比,若按照專利和雇員數量做比,平均到每位雇員的專利數量是一般大公司的5倍??紤]到成本的精細化,他們最終的投入產出比更高。

      說個例子:德國最大的風機制造商Enercon,擁有全球風能領域專利數的30%。

      還有一些德國公司很多人聞所未聞,甚至連他們涉及的那個偏門的領域都沒聽說過。西蒙就發現了很多這樣散落在德國各地的珍寶式中小企業公司,例如德國凱密特爾集團(Chemetall)是全球最大的稀有金屬銫和鋰生產商;3B Scientific,是解剖教學輔助領域的領導者;Uhlmann,是醫藥包裝系統的龍頭,而Flexi是專業生產寵物伸縮牽繩的,你想像得到么?僅僅一根小小的牽狗繩,他們壟斷了全球70%的市場。

      在很多公司時下對“外包”這樣的概念十分熱衷時,德國的“Mittestand們”是絕對反對“外包”概念的,尤其是牽扯到他們的看家專業知識時。

      德國有一家叫Wanzl的中型企業,主要業務時生產購物車,以及機場的自取行李手推車。他們的手推車賣到全球各地,包括日本東京的成田國際機場。

      機場的手推車?看起來似乎沒什么技術含量,可質量要求很高。這家公司所有的部件都由自己工廠生產,因為他們認為這樣才能保證達到他們設定的質量標準。

      這就不理解中國企業想對很多德國小企業發起收購時的困難重重了。

      時下的德國企業中,很多最炙手可熱的發明正是來自一些中小企業。舉個小例子,僅3D打印技術這個小領域在美國和德國聚集了一批中小型技術公司,于是諸多中國企業家都到德國去收購3D打印方面有自主知識產權的小公司。結果這些看起來都不富裕的中小企業卻根本不愿意賣。

      按照沃頓商學院教授Christian Terwiesch的說法,德國式創新的訣竅,就是在某一個很狹小的專業領域技術專業知識很過硬,所以即使在很小的板塊也可以成為市場領導者。

      很多中國企業樂意收購這種小公司,收購成功的寥寥。

      德國特色的“技術搬運中介”

      在創新這個領域,無論是德國的超級航母們還是中小企業看起來都很風光:他們長袖善舞游刃有余。

      但創新氣氛活躍并不僅僅是企業們的功勞。德國的整個市場體系,似乎就是為了鼓勵創新量身定制,這一點,美國人都很羨慕嫉妒恨。

      針對創新,必須提前說明的問題是,研發這個詞說了很多年,做企業的無人不知。為什么大家對投入創新有保留意見?因為有的行業投入研發后需要一二十年才能有所突破,這一點在醫藥行業尤為明顯。機械制造業不需要那么久,但也不會立竿見影。

      企業吝嗇資金投入研發,現成的技術找不到市場。這種信息不對稱在很多國家都存在。

      德國有一種特殊的“中介”,或者說是“孵化器”,填平了技術與市場之間的鴻溝。

      德國有幾百家研究機構,慕尼黑的馬普所(馬克斯-普朗克研究所,MPI)是很著名的一家。他們專門資助和發起一些生命和資產科學研究項目。

      德國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(Fraunhofer-Gesellschaft),是德國也是歐洲最大的應用科學研究機構,有近66年歷史。他們擁有67個半自治型研究所,就像科研開發的搬運工,把一些成熟的科研成果搬向企業和政府管理部門。

      上述這些科研中介組織,是德國創新生態系統的重要一環,缺了他們,德國很多工業領域的創新就可能根本到達不了終端。

        以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為例,他們每年研發預算達到20億歐元,其中30%資金來自于政府,另外7成來自一些公共預算支持的項目,以及他們與企業之間的合同。他們的責任就是把技術創新順利投向市場,幾乎跨越所有行業領域,最關注的是德國人的強項領域,從健康醫療到能源。弗勞恩霍夫應用研究促進協會在對中小企業的技術孵化上貢獻卓越。

      這些研究項目不會僅僅停留在學術期刊的程度,而是迅速商業化,不僅是一家公司,而且可能惠及整個行業。

      更值得一提的是,德國企業,從大企業到中小企業,在創新和產品質量提升上競爭激烈,但絕不用價格戰擠壓彼此。德國企業之間聯系緊密,互通有無。他們將這種緊密溝通稱之為精英集群(Clusters),共享創新和科技的紅利。尤其在德國最具競爭力的化工,汽車和電子設備和工程領域。他們不會相互拆臺,而是通力合作。

      “德國貨花了幾十年的時間完成了轉型,中國制造也可以。至于‘中國制造’什么時候可以揚眉吐氣,我覺得是10年。要走在科技的前沿,大概需要20到30年。”貝格先生對于中國制造的樂觀估計是有前提的:“前提就是中國的制造業必須要從仿制階段走出來,開始創新自己的生產流程,技術和產品?,F在的世界是透明的,世界的一端有了一個新技術,另一端幾秒鐘就知道了。所以學習的過程必須加快。”

      貝格說“德國人從來沒有放棄過制造業,因為他們知道制造業的強大對一個金融獨立的國家至關重要”。
     

      (本文作者介紹:新浪財經歐洲站站長。工作十余年,從社會新聞到財經新聞,從上海到倫敦,從第一財經日報到新浪財經。)

    黃石久豐智能機電有限公司 免费在线理论视频,亚洲综合av色网,午夜福利视频大片,深夜在线欧美专区
  • <progress id="2j444"><big id="2j444"></big></progress>

    <rp id="2j444"></rp>
  • <tbody id="2j444"><pre id="2j444"></pre></tbody>

    <span id="2j444"><pre id="2j444"></pre></span>

    <th id="2j444"></th>

    <rp id="2j444"><object id="2j444"></object></rp>

    <dd id="2j444"></dd>